午夜福利体检区

    1. <th id="zt0d4"><video id="zt0d4"><span id="zt0d4"></span></video></th>
      
      

      1. <code id="zt0d4"></code>

      2. <nav id="zt0d4"></nav>
        <th id="zt0d4"></th>
        1. 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視野 > 恕我直言,討要欠薪的火神山工人,比“不要工錢”的更偉大

          恕我直言,討要欠薪的火神山工人,比“不要工錢”的更偉大

          新聞A:

          2020年2月18日,《農民日報》報道稱,參與火神山醫院建設施工的農民工湯斌等人十余人自2020年2月14日起,由發包方辛某組織,到火神山醫院施工。湯斌等十余人開工前曾得到承諾,當日工資次日發放,白班600元/天、夜班1200元/天。但自2月15日,湯斌等人多次向辛某討要工資無果。直到2月18日凌晨,湯斌等人才足額拿到工資。

          就此承建方中建三局工作人員于18日下午回應界面新聞記者稱,不存在拖欠農民工工資的情況,“我們把錢先給分包再給班組?,F在正在了解情況,還不清楚哪里出了問題”。

          新聞B:

          巧合的是,同一天,微信群流傳一張截圖或者說一段話,內容大致為:

          “參加火神山醫院建設的工人要結算工資時,許許多多的工人堅決不領工資。他們說武漢現在這么難,我們也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提供吃喝已經很好了,工錢就不要了……中國有這么多善良的人民,真的要好好善待他們!”
          就此,《健康時報》采訪了火神山醫院的承建方中建三局。一名負責人告訴記者,的確有這個現象,不過沒領工錢的是部分志愿者,他們沒領錢就走了,也沒有留下聯系方式。“我們本來是打算給他們發工資的,但是他們沒要,做完工就走了,因為他們不在勞務隊里,所以現在也沒有聯系到他們,聽說這一部分志愿者去了山東濰坊打工。”

          當這兩條被官方媒體證實的新聞,而且幾乎是同題新聞在同一天報道出來,我的心一下子提起來了。 我非常擔憂,承建方真的就這樣接受了不給火神山工地工人(不管是不是志愿者)工資。當部分人匆匆忙忙為“不要工錢”的“善良點贊、感動、轉發時,我想說:

          討要欠薪,對我們建設更加美麗的中國,才是更加偉大的行為!

          何出此言?那就要從2500多年前的大圣人孔子講起了。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觀點:放棄工資的志愿者,你們要是孔子的學生,這種行為是會遭受嚴厲批評的。

          故事:

          孔子有個學生叫子貢。他在外地遇見了被人奴役的魯國老鄉,出錢贖出帶回了魯國。當時魯國有政策,這種行為可以政府全額報銷。子貢可能家里比較有錢,就覺得自己做好事啊,還報銷什么?按我們今天的宣傳套路,這就是大公無私的典型,好比宣傳某官員自掏工資調研工作一樣。但孔子不但沒表揚子貢,還批評了他。

          孔子說:如果都像子貢這樣,以后就沒有人再去贖回魯人了。為什么?因為你樹立了一個道德標桿——別人再贖回奴仆,找國家報銷就是不道德的——可是并不是每個人都像子貢你一樣有錢??!所以普通人就會選擇不做這件事了,不然出力了做了好事還要背罵名。

          我們目前不知道“沒要工資”的工人家境好還是不好,但應該不會比“子貢”家有錢??鬃舆B子貢的做法都不認同,想必活到今天也不會認同這些“放棄工資”的工人的做法吧?  

          你們從四面八方應召而來,你們冒著感染風險加班加點,你們的功績和精神都讓人贊頌。

          正因如此,你們的勞動應當有回報,你們的仁義應當有褒獎,你們的大勇應當有激勵,惟其如此,才能彰顯公平,更能激勵后來者。 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觀點:討要工資的湯斌等人,別害怕“放棄工資”對比下的輿論裹挾,你們要是孔子的學生,這種行為是會受到老師的盛贊的。

          故事:

          這次的主角是孔子的另一個學生子路。子路有次救了一個落水者。被救的人千恩萬謝,最后說要送頭牛給他表示感激。子路毫不客氣就牽走了。放到現在,肯定有道德婊要站出來批評這是“施恩望報”——做好事怎么還能要報酬呢?

          可是孔子知道后,非常贊許子路:從此以后啊,魯國人將爭前恐后地拯救落水者??! 

          你看,孔子認為做了好事收到報酬才是正常的、合理的。做完好事后,以放棄回報贏得個人美名,卻為后來者樹立了過高的道德標桿,此非大智大勇者所為。而不惜個人名聲、做好事有好報,讓后來者競相效仿,促進社會的進步、風氣的形成,這才是更偉大的功業!

          而湯斌等人,作為火神山醫院的建造者,本來一直是被大家夸贊頌揚的。討要屬于自己的工錢本來也是維護正當權益,可是現在同一天出來冒出來那么多“放棄工資”的工友,那么,問題就來了,這一對比,湯斌他們是不是就沒有人家高尚了呢?他們本來就是一群文化程度不高的農民工,現在突然就陷入了一個非常尷尬的地步:

          你瞧瞧人家,多么高風亮節,那才是咱們“火神山工地的工人(的道德標準)”,再瞅瞅你們自己,怎么就鬧出“討要工資”這樣的“丑聞”來了?真是給“偉大的火神山工地工人”這個群體“丟人”,給“善良的中國工人”群體“抹黑”……

          這下子,本來正當維權的他們,本該回到家鄉享受“英雄”歡呼的他們,此刻內心一定五味雜陳吧?——明明沒做錯什么,怎么突然就不那么開心了呢?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我很擔心,在這樣的道德綁架之下,將來再發生類似事情,很多本來熱血的仁人志士會猶豫不前。 

          疫情就是軍情。據媒體報道,此次武漢籌建火神山醫院,從方案設計到建成交付僅用10天,被譽為中國速度。 其中參與建設者達7000余名,不分晝夜趕工。從1月24日除夕夜開工,到2月2日上午醫院正式交付。2月4日,火神山醫院開始正式接診確診患者。

          在這背后,則是一個個具體的勞動者巨大的付出。幾千萬“云監工”見證了他們日以繼夜,汗水流了干、干了流的高強度勞動。同時,很多工人從外地趕來武漢,也同樣是冒著生命危險的逆行者。

          不怕湯斌等人“討薪”,就怕他們本該理直氣壯的討薪,在“自愿放棄”的對比之下,變成了低聲下氣甚至自卑。這樣的遭遇和境地,只會涼了同行、后輩的心,將來再發生類似情況,別人難免要“多想一想”。 

          4

          最后,我現在最害怕的,是中建三局某負責人輕飄飄的那一句:“他們沒領錢就走了,也沒有留下聯系方式……所以現在也沒有聯系到他們”。 

          在這樣一個全國人民守在家中關注疫情、關注武漢的非常時刻,武漢的用人單位,居然連外地工人的聯系方式都沒有留?就這樣隨他們自由踏上返鄉或者異地的路程?是絕對相信他們會給所去地區主動報備登記的自覺性?還是證明管理者根本就沒有起碼的責任意識?要知道,之前已經爆出過火神山建設者確診感染的病例了?。。ㄏ聢D已被官方證明屬實)

          在湖北、武漢一把手同時調整之后,當地干部依然如此缺乏敏感性,對疫情下的管理漏洞視而不見,絲毫沒有認識到,聯系不上火神山工地工人對可能的輸入地帶去的巨大風險……

          細思,恐極。

          (寫作其實很有趣第047期;作者:李干事;排版:凝翠;首發:寫作其實很有趣;配圖:來自網絡)


          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。

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我要評論
          表情
         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          午夜福利体检区
          1. <th id="zt0d4"><video id="zt0d4"><span id="zt0d4"></span></video></th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zt0d4"></code>

            2. <nav id="zt0d4"></nav>
              <th id="zt0d4"></th>